创新 • 创优 • 创见
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许国:从三百年前“南国铁都”到今天氢能先行区,佛山制造业的发展轮回

时间:  2021-11-16 15:52   来源:  氢智会    作者:  本站编辑部

[汽车总站网 www.chianautoms.com欢迎你]
讲佛山历史,有二句话比较有意思。一句是“未有广州,先有南海”,这说明佛山是广府文化发源地之一。另一句话是“未有珠三角,先有西樵山”,这是说西樵山远古是座火山,通过火山喷发和雨水冲刷,形成了珠三角冲积平原。佛山周边拥有丰富的黏土和优质的河砂,是铸造模型的良好材料,形成了佛山手工业“范土铸金、陶冶并立”的特征。良好的自然禀赋,成就了佛山自古以来发达的制造业,比如陶瓷业与铸铁业。
许国:从三百年前“南国铁都”到今天氢能先行区,佛山制造业的发展轮回
佛山明清时期与现在的对比
佛山方志古八景之一的“孤村铸炼”,应该真实反映了佛山古代发达的铸铁业。史记“孤村”位于表冈附近,是河边孤零一座小村,四周无人居住,村名也已失传。因村人多以冶炼为业,日夜火光冲天,浓烟蜿蜒若龙,故名。佛山清初《竹枝祠》“铸犁烟杂铸锅烟,达旦烟光四望悬”应是具体写照。但一个“孤”字,说明这产业选址很随意,场地很局限,产业命运不济值得后人思考琢磨。
德国谚语说:“时间是筛子,最终会淘去一切沉渣”。佛山铸铁业在历史冲刷下慢慢衰落了,现在只剩下高明福煌一个家族传承,专做广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手工铁器的铸造企业。我曾专门带队去调研过,当时的想法是为佛山再争取一个联合国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可能性。当时我想,如果申遗成功,佛山会拥有一个令后人能经常回忆并引以为豪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遗憾机缘未到,结果强差人意。
很少有人知道佛山有三百年(1600至1900年)时间曾经与广州同样“威水”(粤语,了不起)过。这实际上反映了一个区域政治、经济和文化明显变化特征的周期性历史现象,也就是指珠三角城市发展当中著名的“广佛周期”:首先是秦汉唐宋以广州为单一中心的“广州周期 ”;到明清由于佛山经济的新勃兴,出现广州、佛山双中心,史称“广佛周期”;清代1900年以后,佛山经济衰落,广州中心重新呈现,又进入“广州周期”时代。
明清“广佛周期”出现,主要有四方面原因。一是明朝初年严厉的海禁,废掉了唐宋以来广州外贸中心的地位,广州外贸急剧萎缩;二是明朝以来,珠三角人口大增,广州周边经济飞速发展,桑基鱼塘独特经济促使广州之外需要新城市出现;三是佛山河涌变化,广州北上水路官窑涌、芦苞涌、西南涌相继淤浅,佛山涌代之成为北上主要航道,经济慢慢向佛山集聚;四是广州清朝初年屠城及随后驱赶城内商户出城,使广州区域中心地位遭受重创,广州商人纷纷外迁佛山,给佛山带来了难得的振兴机遇。
佛山与广州同样“威水”主要有三个方面体现。
一是明至清初,佛山的商业规模,尤其是税收超过广州,《岭南杂记》、《修灵应祠记》、《清稗类钞》等著名史料都有记载显示,佛山在城镇和商业规模上都要比省城广州更为繁华。
二是明清佛山运出的精美广货及其丰厚利润,吸引了全国十八个省到佛山经商营业,“走广”已成为全国商人的共同追求,在佛山的外地商人会馆数量及规模超过广州。
三是在政治地位上,清代设立了佛山同知衙门,官员由朝廷吏部直接任命,政治地位特殊,与广州有“比肩”之势。按清制,同知衙门为正五品,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副厅级,只比广州稍低。
四是在广州一口通商之前,佛山市舶曾经作为澳门贸易对接港市运作了上百年,佛山本地洋商行的经营和本地大宗商品的出口,使佛山成为清代重要的出口商品集散地和澳商云集之地。
历史的偶然给了佛山发展机遇,佛山抓住这可能转瞬即逝的机遇,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独特辉煌。
许国:从三百年前“南国铁都”到今天氢能先行区,佛山制造业的发展轮回
明清时期,佛山制造的铁锅,被称为广锅。图为清宁宫明间北锅灶台广锅
“无心插柳柳成荫”,很少有人知道佛山明清广佛周期铸铁产品,曾经戴着皇室御用和国家礼品的光环。
明初的皇帝应该是“始作俑者”。首先朝廷把佛山生产的广锅纳入内官监的采办物料单;郑和下西洋与海外诸国的互市贸易,宝船上装的主要是佛山的铁锅和南京的丝绸,这应该是国家经济实力的象征,有如当今工业的芯片。
据历史学家研究统计,关注过佛山铸铁业广锅、广炮铸造和供应的明清皇帝有洪武帝、永乐帝、宣德帝、嘉庆帝、隆庆帝,努尔哈赤、皇太极和道光帝,就广锅问题奏议的明清大臣有张居正、王崇古、李士桢、杨永斌、张之洞等名臣。史学家描述“广锅虽小,佛山炉户虽卑微,但牵涉的都是市场贸易、民族战争和国家利益”。毫不夸张说,从代表国家的王朝礼品到皇室御制品采办,“广锅互市”代表历史上佛山制造从地方品牌到国家品牌的“曾经辉煌”。
许国:从三百年前“南国铁都”到今天氢能先行区,佛山制造业的发展轮回
广炮,虎门威远炮台八千斤前装滑膛炮,1841年佛山炮匠李陈霍铸
清初佛山《竹枝词》:“春风走马满街红,打铁炉过接打铜”;“汾江船满客匆匆,若过西来若过东”。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互相推动的角度,佛山明清铸铁炉户打破了只有官营工厂才能生产御制产品的局面,开创了民间制造业集约式发展的时代。佛山成为“南国铁都”,创造“佛山之冶遍天下”的辉煌,最重要的原因是佛山炉户铁制品的质量和信誉之可靠性,史称“盖天下产铁之区,莫良于粤;而制铁之工,莫良于佛山”。佛山炉户用“红模铸造法”生产的铁锅,一薄而轻,二细而润,三坚而固,受到市场广泛欢迎。雍正年间,经由外国商船从广州出口的铁锅,80%以上都是“佛山铸造”,因此佛山铁锅得名“广锅”。据史料记载当时佛山每年出口广锅300万斤、75万口。
历史很难重复,但常常有惊人相似之处。
与佛山铸铁业有所不同,佛山发展氢能可以说是“一张白纸”,属“白手起家”,这似乎印证了地缘经济学逆生长规律中“无中生有”现象。真正起点源于南海丹灶的国际论坛申办,和一家零配件企业的合作生产,起点略显低下。这其中没有国企特别是央企的影子,没有高等研发机构尤其是院士的影子,完全靠某种机缘和个人智慧的灵光乍现 ;其中现实的推动,是佛山承接省帮扶云浮任务有关,更与2014年以后氢能产业的国际热潮有关。
机遇对每个人都是均等的,关键看你能否准确判断、能否紧跟潮流、能否舍弃诱惑,能否持续坚守,这肯定与当年佛山铸铁业炉户们忍受孤寂有精神层面的共鸣。乐观点形容,那个阶段应该叫局部推动阶段。
直至2021年8月13日,国家财政部等五部委正式下发《关于启动燃料电池汽车示范运用的通知》,原则同意北上广等三个城市群作为全国首批示范城市群政策终于“鞋子落地”,这标志着长达数年的中国氢能产业发展由个别地区先行推动,终于进入国家认可并开展全国示范推广新的阶段。
目前国家“以奖代补”政策系统而严谨,虽然首期4年,国家财政给予每个城市群17亿奖励, 对地方氢能产业而言,更是难得的荣誉和推动。
新的阶段,佛山牵头广东城市群,城市与企业间的竞争都非常激烈。前有标兵,后有追兵;标兵实力强劲,地位牢靠;追兵虎视眈眈,猛然发力。佛山市是等待观望,抑或喘息调整?答案自然不言而明。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明清佛山铸铁业的盛极一时,原因除自身质量上乘、市场信誉度高外,朝廷的青睐乃至指定采办制度几乎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明正德年间规定“各地生铁自行转卖,或赴佛山铸冶准许”,这是佛山铸铁炉户“管准专利”的渊源。至清代佛山炉户宣称“铁锅向来为本乡村特有工业,官准专利”,而且“铸办:一、贡锅,二、乡试锅,三、燕塘子弹,四、八旗大炮,仍年纳军需千零八两,私铸者无此”。这应是佛山炉户依托官府“管准专利”政策垄断铸铁市场的高峰。但道光十四年(1834年),两广总督卢坤决定向全省开放铁锅铸造、发卖政策。佛山广锅由此衰落。纵观佛山铸铁300年历史,地方政府充当炉户们“奶爸”的角色,一旦决定“断奶”,佛山铸铁这小孩便“夭折”了。
现代国家治理经济,对处于培育阶段的高科技产业,采取政府直接补贴,或市场特殊保护政策,乃国际惯例。我国对氢能产业出台“以奖代补”的首批示范城市群政策,等同于明清政府对佛山铸铁业“管准专利”,应给予宏观方面准确的理解、把握和争取。
未来4年,中央财政整整17亿“以奖代补”政策,对一个产业的启动来说,时间足够了,佛山要紧紧抓住。国家汽车行业取消占股比例限制政策,这也意味着外资氢能乘用车独资企业将有可能会出现。这一政策机遇和挑战同在,挑战是国外先进氢能乘用车两年后会蜂拥而入,产业链全部与国际接轨。机遇是可以用各中方式与外方合作,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达到最终提高技术水平的目的。
许国:从三百年前“南国铁都”到今天氢能先行区,佛山制造业的发展轮回
世界首条商业运营氢能源有轨电车——佛山高明氢能源有轨电车
我们必须以氢能多领域推广使用为重要抓手,推动中国经济加快进入以“脱碳 加氢”为主导、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新阶段。佛山氢能企业一定要在国家宏观“双碳目标”刚性要求之下,切实把握好自身的发展方向。
碳排放空间的竞争是企业未来竞争的核心要素之一。目前,全国各地高耗能企业已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灰氢”会逐渐降低比例,“蓝氢”比例逐步提升,“绿氢”会成为主流,氢能产业链如何围绕“绿氢”文章,做得最充分、最精彩,“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氢能产业肯定不仅有氢能汽车,而是全方位进入我们社会生活方方面面。就像我们经常说的,人没有氧活不了,没有氢活不好。围绕美好生活目标的实现,全球氢能产业正迎来一个全方位“逐利”爆发的时代。
如果说300年前,佛山铸铁炉户们能够承接唐宋先进铸冶技术,抓住2000多年中国封建王朝统治铸铁权“官准专利”这一千载难逢机会,而创造佛山广佛时代铸铁业的“百年辉煌”,那么佛山的氢能产业企业家更一定能抓住当前国家“双碳目标”实现的历史机遇,创造佛山氢能产业新的辉煌。
清代佛山铸铁业的衰落与洋铁大量流入直接相关。鸦片战争后中国国门大开,西方洋铁大量进入中国。到光绪年间“每年洋铁入省城,佛山约有一千余万斤”,造成佛山生铁砖行全行歇业,史称“徒使洋铁通流,大利尽为所夺”,“今则洋铁输入,逐无业此者也”。由此佛山铸铁产业链遭受毁灭性打击,“销路尽减,今仅存数家”。 同时,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洋糖的进口,长期以来珠三角土法制糖业非常发达,需要用到大量铁锅、农具等铁器,但随着进口洋糖致使珠三角制糖业衰落,糖寮倒闭,使得佛山铸铁业产品尤其广锅市场日益狭小。可见国外先进技术和产品的进入对中国传统产业的打击是致命的。
 新一轮中国氢能产业是借鉴“高铁模式”才取得实质性成功的。这最为典型的是当年我任总指挥的佛山云浮帮扶园区,对加拿大巴拉德公司9SSL燃料电池电堆系统半自动化生产线的合作引进。无论外界怎么评价,将来历史会给予我们当年以巨大的责任担当,引进这条生产线以公允评价。当时,我们清醒知道,“一口吃不成一个大胖子”,对巴拉德商用车电堆核心技术,我们做不到也没有必要一次性全部引进来,只能借鉴“高铁模式”用十分的战略耐心进行消化吸收,分步国产化。这一步我们首先是依托云浮园区国鸿平台基本完成的,从现在来看我们做得相当成功,而且还延伸出了广州黄埔鸿基氢能系列项目。
第二步是近三年,我们依托上海重朔平台通过整合国内外氢能人才,采用国外国内双研发平台研发模式,基本完成氢燃料电池核心材料国产化的研发和生产,这主要与超常规成立广东泰极公司有关。种种类似工作推进,都是力图避免出现有朝一日美国等西方国家制裁中国氢能产业,导致目前工业的“缺芯”被动。
当然,氢燃料电池领域国外新进技术对中国市场的冲击是始终存在的,我们要做的是永远保持猎手的超前判断,时刻用超常的战略嗅觉,用各种市场手段掌控先进技术,始终把握住整个产业链市场的先机,确保中国在未来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保持战略领先,直至领跑。
政府补贴无论多少都是阶段性的;中国对外开放是永恒的,市场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世界上没有永远的企业,只有永远的技术。”佛山氢能企业一定要用自己的产业实践做到这一点。
经过明初至清前期近200年连续开采,广东省内集中在现在罗定、郁南一带的铁矿资源表层开采接近完结,史称“山光矿尽”,佛山生铁产量巨减。根据史料记载从雍正至嘉庆仅仅五十年时间,广东生铁矿数量减少一半,产量减少58%。这也导致了政府政策方面的应激反应,为满足市场需求和民生事业发展,全面开放铸铁业政策限制。佛山铸铁逐渐萎缩。
应该说,当代企业的资源概念已有了全新的阐释。
第一,人才是第一企业资源。
我们在云浮推动氢能产业发展,其实依托只有一颗“雄心”,帮扶团队没有任何专业人才,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引进人才。
首先“千方百计”引进四川省的千人学者西南交大的刘志祥博士,国家五一劳动奖获得者大连化物所燕希强博士,以及中国标准化研究院李燕博士及其先生赵吉诗博士等国内专门人才;
二是踏遍“千山万水”引进了巴拉德前副总裁克瑞斯先生和离职巴拉德达斯丁博士等国外人才;
三是说尽“千言万语”组建了佛山云浮氢能研究院和氢能产业标准化创新中心等省级新型研发机构。
四是付出“千辛万苦”联合武汉理工大学、一汽集团、东风汽车等创建仙湖省级重点氢能实验室。在氢能人才引进和队伍整合方面我们付出了真诚!
许国:从三百年前“南国铁都”到今天氢能先行区,佛山制造业的发展轮回
国内首座油氢合建站——中国石化佛山樟坑油氢合建站
第二,切实解决好氢气来源和价格问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氢源是制约佛山氢能产业发展的最大“拦路虎”,我们在这方面立足当地和现有法律法规,充分发挥群众的首创精神,进行大胆创新:
一是创新住建牵头的加氢站行政审批模式,填补了中国加氢站行政审批空白,这一极具佛山特色的行政审批模式目前在全国推广。
二是推动中石油、中石化建设油氢合建站。三是建设制氢加氢加油一体化综合能源补给站,极大降低了氢气价格和缓解氢源不足问题。目前,佛燃能源集团公司南庄综合能源补给站模式的示范推广,将有效满足佛山市场的氢气需要。这开创了佛山国企以主动态势强势介入氢能制氢加氢产业链的“先河”
第三,依托氢能全方位拓展人类文明新形态。
美国有一较为著名的实现从无机物到有机物的“米勒实验”:氢和水等物质一起经过高温、闪电等物理实验产生氨基酸。这一演示生命诞生过程的实验得出的结论是:氢是生命之父,水是生命之母。由此揭示我们所从事氢能产业的未来前景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日本这方面做法值得我们“发扬光大”。按照日本企业“非权威认定”划分,一个电子的氢是指燃料电池,这是第二产业,目前研究比较深入;二个电子的氢分子,富氢水主要应用在农业方面;三个电子的氢离子,可高温压成氢离子胶囊,对人体健康非常有益。佛山市农业局科研部门联合广东省农科院进行了多年氢农业实验,我们称之为“盲试”,取得了令人兴奋的效果。
非常有意义的是,2018年6月上海交通大学丁文江院士牵头,前瞻性成立了上海交大氢科学中心,涵盖能源和生命2大领域,致力于氢能源、氢医学、氢农学三大领域交叉研究。这可以说是中国氢科学与技术研究院的“前奏”。近几年来,佛山市委托南京农业大学沈文飚教授,并联合法液空开展多年多点大田实验,富氢水(电解制备等)以及储氢材料在农业应用效果十分显著,其不仅对作物的营养价值有正面效应,而且能提高农作物的抗病抗虫抗旱耐盐等能力,提高农产品品质和产量,降低农药和化肥的使用,使用安全性非常好,结论表明氢农业属于现代生态农业和大健康农业的重要部分,展现人类未来的诱人前景。同时,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孙学军教授也在氢医学上作了大量科普和研究工作,他和沈教授一起都是中国氢医学和氢农学方面取得开拓性成果的“开山鼻祖”。
应该说,佛山氢能产业将来的重要任务是继续发扬基层群众的首创精神,依托“双循环”路径重构传统经济结构,尽快探索建立新的能源动力推动系统,新的优质生活质量标准体系 。
德国谚语说:暗透了,更能看得见星光。当代科学一方面呈加速发展之势,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我们的生活。另一方面越来越进入微观未知领域,正以超出我们想象的方式推动我们走向未来。
氢气这一神奇的生命之父,能给我们带来哪些生命神奇和生活奇迹呢?我们真的还想象不出。但路在脚下,决心在心中;信念在,信心就在!
明清时期,佛山之所以能与广州并驾齐驱,交通的变迁最为关键。古代出行贸易等主要靠水运。自佛山涌成为南北通行主航道,佛山区域优势大为提升,走南闯北必经佛山,带来了佛山的新兴。但随着佛山涌阶段性淤塞越来越严重,佛山航运交通越来越不便,交通每况愈下,导致佛山人流、物流等大幅减少,佛山经济逐渐衰退。最为关键的是上世纪之初粤汉铁路建成通车促使佛山交通枢纽地位彻底失去,佛山繁华城市百业包括铸铁业“辉煌不在”。其实,近现代以来铁路对沿线地区经济社会的颠覆性影响是个普遍性现象。比如湖南湘潭、广西柳州、陕西宝鸡等城市,都曾因普铁时代干线铁路枢纽的建设而盛极一时,也因高铁时代错失机遇而地位迅速跌落。
从个人经历来说,我对市、县两级行政区域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比较有发言权。无论从项目投资,还是提升区域竞争力角度,我个人认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非常关键。可以说工业等实业项目可以缓缓再做,但基础设施项目机遇性很强,“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一定要有强烈的“抢”的意识。而且一定要做到规划超前、实施提前、协调靠前。
应该说,近两届佛山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佛山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始终从“广佛同城”角度谋划佛山重大交通大项目布局。上届佛山交通提出一定要尽快“由高速公路时代向轨道交通时代提升”口号,而且地铁要做到广佛“一网通”。完成佛山一环高速化改造,全面启动佛山地铁一期建设,力争佛山早日获批地铁二期规划,都是佛山交通的“重头戏”。这届鲜明提出了“高速公路建设不能跟在广州后面跑”的要求,及早组织实施佛山高快路1000公里规划,使佛山高速公路密度超过广州,努力追赶深圳水平。更为重要的是抓住机遇提出在佛山规划建设“广州白云机场第二机场”的设想要求,及早谋划佛山珠三角枢纽机场的规划选址争取工作。最新成果是:珠三角枢纽机场高明场址已获得中国民航局批复。
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关乎一个地方的过去、现在,尤其是未来。这方面地方政府一定要敢想、敢争、敢干。当年云浮县级市罗定,没有飞机建成了自己的机场;没有火车站建成了自己的铁路;没有港口建成了自己的海关。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佛山的雄心不仅要体现在产业上,更要体现在基础设施上。这不为氢能,也为氢能。地方基础设施建设不能留下永远的遗憾。
一根稻草有时不小心真的可以压死一头骆驼。
佛山清末城市经济包括铸铁业的衰落,与一桩事件的发生有直接关联。咸丰四年(1854年),在太平天国起义影响下,佛山爆发了手工业工人陈开和戏班武生李文茂领导的红巾(洪兵)起义,历史上也称大成国起义。起义倡议于佛山并建都广西桂平,在长达10年的时间横扫粤桂两省等南方区域,最后为清军剿灭。红巾起义覆灭后,小部分流入港台地区,成为香港黑帮洪门的前身。红巾盘踞佛山期间,当时有个说法叫“打单”,实际就是对商户敲诈勒索,不给钱的就直接放火抢掠,“被害者逾万家”,使得佛山大批商户迁到更为安全和有重兵把守的广州城发展。这与清初广州遭受屠城,迫迁商户到佛山如出一辙。佛山民国初年四大名园之一梁园也曾遭受同样命运。当时因梁园主人梁都堂参与政府加征酒捐,致使民怨沸腾,市民聚集冲入梁园打砸抢劫,致使一代名园从此湮灭。这真是没有国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业!
目前,对企业发展而言我们国家社会大局稳定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佛山氢能产业发展最为重要的一点,要根据仍以民营中小微企业为主,规模总量不大,经不起任何折腾的实际,重点过好四道“坎”,一是加紧组建规范研发团队,过好知识产权确权保护的“坎”;二是组建市场化基金公司,有效提供公平金融服务的“坎”;三是积极探索推广氢能产品新型商业模式的“坎”;四是与国有资产公司依法依规合作成立混合所有制公司做强做大的“坎”。这其中特别要处理好新型政商关系,创新形成亲清营商环境,尤其是不能有个人利益交换掺杂其中。这方面国内江苏如皋氢能产业园是有深刻教训的。
德国谚语说:上天让谁灭亡,首先让他膨胀。佛山氢能产业未来的路还很漫长,在向前征程中肯定会遭遇惨烈的市场竞争。要始终谨记:发展越快,越要安全;做得越大,越要低调;质量越好,越要与国际接轨;获利越多、越要经常回报社会。
意大利物理学家塞萨尔·马切蒂研究提出:新能源需要40至50年才能从1%份额增加到10%份额。社会需要建立一个学习系统,全社会需要时间去接受和推广。据此,研究预测到2050年人类有15%的乘用车、50%的柴油车,总计18%的车辆被氢燃料电池取代。
我个人认为这个观点过于保守。一是对人类目前科技发展加速发展趋势估计不足,尤其是氢燃料电池技术的发展水平估计不足。目前,业界普遍认为氢燃料电池的技术成本下降速度比纯电动车要快,尤其是随着制氢技术水平提高,氢气成本下降很快,这两方面因素叠加肯定会极大加速氢能革命的进程。二是对人类实现“双碳目标”的自觉性估计不足,尤其是对中国“双碳目标”实现的决心和动力估计不足。“世界氢能看中国,中国氢能看广东,广东氢能看佛山”。当中国在实现“双碳目标”中对氢能的主体作用认识越来越到位的时候,中国特有的举国体制所体现的压倒优势产生的能量是无法估计的。
进入新阶段,广东省委省政府非常重视佛山氢能产业发展。2021年10月22日,广东省副省长孙志洋召开广东燃料电池示范城市专题会议。佛山作为广东示范城市群牵头城市,提出5个专门工作建议:一、由省政府统筹推广佛山氢能产业发展经验;二、适时启动广东燃料电池示范城市群工作;三、有力推动和继续保持广东氢能产业优势地位;四、统一政策规定,建立良好机制,加快广东尤其珠三角加氢站网络建设;五、依托佛山氢能产业标准创新基地推动广东氢能产业标准尽快与国际接轨。可以判断到,在这一轮国家示范城市群的推动中,广东一旦像纯电动车推广一样,把氢能乘用车的推广全方位启动起来,把广东可再生能源氢源问题基本解决,广东氢能产业所取得的成果,一定会使全世界刮目相看。
“见出以知入,观往以知来 。
虽然内燃机动力已经主宰石油能源时代200年历史,但是产学界对氢能和燃料电池产业的崛起都给予高度评价,美国能源部长助理理克·西格尔说:“燃料电池技术在21世纪上半叶对技术的冲击影响,会产生类似20世纪上半叶内燃机所起的作用”。
佛山氢能产业经历10年发展,目前已不是“孤举者 ”,已带动粤港澳形成中国知名氢片区,更与众多同行者将中国打造成全球氢能从业者的热土。相信未来,佛山这片百年来数次创造中国制造业神话的圣地,一定能再创造氢能产业的百年辉煌!
许国:从三百年前“南国铁都”到今天氢能先行区,佛山制造业的发展轮回
本文收录在近期即将出版的《中国氢能产业发展的地方实践——广东佛山氢能产业技术与应用创新》一书,作者系佛山市政协党组成员、佛山市氢能产业领导小组副组长许国(本文略有删节)
[汽车总站网 www.chianautoms.com欢迎你]
读者留言
看不清?点击更换

汽车总站网

  • www.chinaautoms.com/由北京茂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2019

    京ICP备18056018号

    合作QQ: 30514088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清河营国际城乐想汇3号楼1612室